油价美股“齐步走”现象明显-东方理财

2018年下半年以来,原油与金融资产相关性显著提高,特别是自2018年12月中旬以来与美国三大股指呈现出高度同向性。

从美股走势来看,以道琼斯工业指数走势为例,自2018年10月2日盘中创下阶段新高26951。

81点后便承压回落,于12月26日盘中创出阶段新低21712。

53点,随后便展开“绝地反击”,近期在日线“六连阳”后一度上冲至24000点附近。

NYMEY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在2018年10月3日上冲至多年新高76。

4美元/桶后,便一路向下滑行,于12月24日创下阶段新低42。

36美元/桶后便调头向上,近日在日线“八连阳”之后最高一度触及53。

31美元/桶。

从美股与原油走势来看,两者表现出非常强的联动性。

2018年10月初,两者几乎在同一时间见顶,近期整体波动也较为同步。

从直接关系上看,近期两者“同步走”的背后与美联储再三转“鸽”的政策风向有关。

近期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中四次提及“耐心”,其表示鉴于当前通胀数据美联储能在利率问题上保持耐心,若政府关门长时间持续将对经济数据造成影响。

2019年圣路易斯联储成为票委之一,这意味着主张鸽派的Bullard将获得FOMC投票权。

此外,美国2018年12月非农新增就业31。

2万人远超预期,亦提振美股大涨。

在美股强行“带节奏”的情况下,原油亦顺利展开暴力拉升。

不仅如此,从历史走势上看,原油与美股相关性就达到0。

8左右。

从理论上来说,当美国及全球经济向好时,原油和美股都将上涨;而当市场风险偏好上升,作为风险资产的原油和美股也将上涨;反之亦然。

前者体现的原油的商品属性,后者体现的原油的金融属性。

深度剖析来看,如果将2018年10月初油价下跌归咎于市场对于前期原油供应紧张过分担忧的回吐,那么12月初OPEC+达成减产协议后继续下跌则主要源于宏观层面的风险和忧虑。

进入2019年以来,油价大幅反弹除了源于OPEC+减产支持、美联储放缓加息信号外,还发生在国际贸易局势出现缓和迹象的背景下。

因此,2019年油价能否真正上演V型反弹走势,要取决于两个重要的条件:其一,OPEC减产能够使得库存下降;其二,宏观经济环境没有进一步恶化。

因此,除了油市自身基本面情况外,对油市走向起决定作用的是外围环境,特别是美股急涨急跌都对油价产生不小的冲击。

究其原因,美股动向反映经济走势,经济增长若良性健康,则将利好原油需求面,油价预期便得到提振,反之亦然。

展望2019年,美国加息周期接近尾声,资本流动可能发生逆转,同时美国减税对经济刺激的边际效应将递减,美国经济增长大概率会走弱。

此外,全球经济也有较强下行预期,进而引发需求转弱的预判。

也就是说,2019年宏观层面对股市以及商品的影响都将偏利空,因此,美股与油价后市上涨空间恐受限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东方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
东方网对文本内容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

请读者仅供参考,并请自行承诺全部责任。